Skadi

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利艾】

圣诞节贺文

*利威尔生日快乐*
*圣诞快乐*
【From:SK】




天色渐灰,月光透过飘动的窗纱在屋子的角落留下脚印。
些许的雪花从天上漫落,空气并不寒冷。
大街上人来人往,明明入夜了很久了。


衣着单薄的少年站在街上的尽头,头发和衣服都沾上了雪花,随后又融化了,手里拿着手风琴在演奏福音音乐,面前摆放着一只碗,里面有几张纸币用小石头压着,被风吹的快要飘走一样。
"哟,艾伦,今天也在演奏啊。"旁边卖花商店的老板娘今天提早了关门时间,穿着正装出来,顺手给了手里拿着刚买的还发着热气的面包给艾伦。
"嗯。"艾伦停下了按键的手。
"不过平安夜的在演奏这些宗教歌曲不大好吧?"
"我只会福音。"艾伦苦笑了下,有点尴尬。
"没人唱真的有点单调啊。"老板娘看了一下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急急忙忙的说:"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啊。"
温度越来越低,雪也越下越大,艾伦搓了搓手心,往墙角缩了缩,打算去另一个街道继续卖唱,穿过几条马路后来到了有屋檐的酒吧,酒吧应该也是关门了,灯没有亮起来,艾伦转过身去在橱窗的玻璃上看着映在上面自己的样子顺着把头发上的雪花弄下来。
这时候,一点一点的光芒在艾伦眼中闪烁着,直到橱窗最后一盏灯的亮起。
在玻璃窗隔着的对面,是一位穿西装的男人,很干净,很舒服,看着就是一种享受。

利威尔也注意到了只离一厘米不到的少年,中间隔着玻璃窗。
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脸庞,瞳孔被灯光渲成金黄色,第二眼看到的是他手上的手风琴。

"叮"的一声从艾伦侧边传过来,穿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朝艾伦伸手,彬彬有礼的说:"我叫利威尔,我们这里正好缺一位乐器演奏者,来吗?"
突如其来的搭讪让艾伦呆了好一会,手忙脚乱的捊了下头发,微笑着回答:"我只会福音音乐。"
"出生在宗教家族吗,没关系,只要你会就好了。"利威尔的手依然在半空中等待着回答。
艾伦咬了咬嘴唇,自言自语说:"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啊。那个,"艾伦放大了声音,"有工资吗?"
利威尔还在微笑着,像被冻僵了:"每日发。"

艾伦握上了利威尔的手:"接了!我叫艾伦,请多多指教。"
利威尔拉上艾伦的手把他带进了店里,温暖扑面而来,尽情拥抱着艾伦。
"圣诞快乐,艾伦。"
"这就是你的家了。"


Free Talk:
小时候我总是幻想着在平安夜圣诞老人悄悄打开房子的门走到你床前放下你想要的礼物,然后亲吻你的额头,跟我说声:"Merry Christmas!"然后化成一道烟缕离开。
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怪,可能是受到影视作品的影响,比如说,圣诞老人怎么可能打开你家的门进来呢?电影或者动画都是从烟筒里进来的。但是我醒来总会有一份礼物放在我的枕头旁。我的确不相信有圣诞老人,因为我妈妈就是我的"圣诞老人"。
我们都有小时候,不要因为长大了而失去了应有的一份童真。

各位,圣诞快乐。


【利艾】【Rain】

Rain
文/SK





章3.Night light

看着艾伦在自己眼前消失后,利威尔打算继续追上去,但上方被木架子挡主了不能爬上去。
附近的怪物还没有离开,利威尔也还是利用大滩的积水吸引了怪物,然后绕了一下,木架子被怪物的冲击力撞塌了,灰尘夹杂着木碎扑面而来,利威尔扭头涌手挡了一下,然后踩着掩体往上爬,来到了阶梯口停了一下擦擦脸,就往月光走去了。

雨声充诉在耳边。

走上楼梯后,利威尔来到了一个广场,中间立着喷泉,不少雨水顺着雕塑的轮廓流了下去,里面全是水,时不时往外溢。
一声吼声在利威尔耳边响起,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只站立在楼梯台阶上的怪物,它全身还包裹着铁甲,看似坚硬。它先是对着利威尔吼了几声,然后直接跳了下来,附近的积水溅开了几米,利威尔用手挡了挡,转身就往反方向跑。

无法停下来,因为身后那个脚步声。
只有逃了啊,逃到它无法抓到的地方。

钻过缺口跳下去的利威尔靠在墙边休息,墙上还有几条绿藤在蔓延。身后的脚步声也消失了,怪物大概是因为体型太大而被挡住了。
利威尔扭头看了看右边,是条死路,只好往左边走。


•••
透过堆积如山的木板缝隙利威尔再次遇见了艾伦。
艾伦踩着木箱躲在了上面,怪物低着头试图通过味道来找到艾伦,正在艾伦附近徘徊着。


•••
必须过去救他。
利威尔爬上木箱子,跳过了铁栏,在艾伦头上走过。

艾伦的叫声,还有利威尔的呼声,但不知道为什么,都无法传达出自己的声音,感觉声音被雨吞噬了一样。

利威尔下去站在遮雨布下放把矮木门打开了。
艾伦捂着嘴巴咳嗽了几下,小心翼翼的从木箱上下来进到了里面。

因为有遮雨布的关系,艾伦看不见利威尔。


•••
穿过几条巷子后,利威尔再次回到了大街上。
再一次钻过缺口后,利威尔又听见了怪物的吼叫,是刚刚那只穿着铁甲的怪物。但是它并没有发现利威尔的存在,从过道的桥跳下来后往前方走了,利威尔悄悄的跟在后面。
经过了一家乐器店,路边的玻璃都已经蒙上一层雾气,在外面看进去,里面被安静摆放的乐器也有一点重影。

有人弹奏的话,该会很热闹吧。

利威尔推开门走了进去。放在橱窗的是一部旧式的音响机,奇怪的是黄色的大喇叭并没有铺满灰尘。利威尔在柜子里寻找了一张唱碟把它放进了音响机,愉快的音乐响了起来。利威尔的目的当然不是因为好听的音乐,而是利用这些声音把挡着路的怪物吸引过去。
但跑远了还是会被发现。

从高处跳下去全是泥水,溅到利威尔身上,他全身都被沾上了泥水。
怪物仍然在后面追着。利威尔试图想躲到建筑物的下方,身体竟然没有消失而是暴露在了外面。

只要进入水槽,身上的泥水就会被洗干净了。

利威尔继续往前跑,来到了一座教会。


•••
艾伦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关上了教会的一扇木门。


•••
利威尔只好去找钥匙,绕过教会来到堆满图书的柜子前找到了钥匙。
旁边五彩的琉璃玻璃透着光,也因此让里面有了一点光线。
利威尔爬上去从破烂的琉璃玻璃窗上跳了下去,来到了一个花园,地上栽种的红色花朵在左右摇拽。

这里已经没有了艾伦的身影,只有教会的后花园。

利威尔抬头向天空望去,雨滴打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是被建筑物遮挡住一半的月亮,它的冷光,披在了附近的云层、教会后花园的雕塑、建筑物的轮廓还有利威尔的身体。
雨水滴落的声音,就像时间的流逝,一滴一滴,一秒一秒。





章3.夜晚的灯光(完)

-Fin-


【利艾】【甜甜的砂糖!!】

失踪了一段时间我又来更了【更完后继续失踪】,这大概用了1h的时间,Rain的章3国庆期间发w那么,祝大家食用愉快!



摸鱼。
【From:SK】

#日常
#OOC会有
#温柔的利威尔(?)
#那么请往下看



那次在电话亭里避雨,因为等了许久都未见停雨,所以艾伦和利威尔只好冒着雨跑回家。
过了两三天,周末。
艾伦第一次睡到了中午,昨晚头痛的厉害又有点发冷所以很早就睡觉了,但是今天仍没见得好。睁开了眼睛发了一下呆,最后挣扎着将手从被窝里翻出来,靠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好热,然后把手垂了下去,在四周寻找着手机,但摸了一空,最后还是得从被窝里爬出来,一只手扶着墙壁慢慢前行到大厅,在沙发上找到了被枕头盖着的手机,然后整个人就瘫倒在沙发上了。"发烧了吗。"艾伦心想着边拿起手机按下通讯录,询查到"利威尔"这个名字,在界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按下了播出键。

———嘟嘟嘟
———嘟嘟嘟

好漫长,艾伦感到前所未有的漫长,等待总需要耐心。就像一个人,想要抛弃过往也需要耐心。无论对于谁都好。手竟然不受控制慢慢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直到电话对面传来"喂。"的一声,才停止抖动。

也许你在我心里开始扎根生长了,没有了你的我,能继续活下去吗?

"艾伦,什么事?""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你在家吗?不麻烦你的话能否过来一下。""没事吧?"艾伦能听得清对方的紧张感。"没事。"
通话完毕后艾伦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将手机放回到桌子上了,由头部传来的炽热疼痛感刺激着全身,微微发红的脸庞闭上了眼睛,等待门铃的响起。

叮咚。

"来了。"艾伦扶着沙发的靠背慢慢坐起身来,晕眩让他的身体晃动了一下,不稳的向左边走了几步,然后走向门口。
门被打开,利威尔看到的是艾伦就要跌倒的身体,连忙向前扶了一下,再把门关上。
"好像病的还不轻啊。"将艾伦放在沙发上后利威尔把手附在了他发烫的额头上,"是不是因为那天淋雨了?""大……概。""我先抱你回卧室吧,再用冰帮你敷敷缓解一下,然后我下楼买些药品上来吧。"模模糊糊的艾伦只是嗯了一声,利威尔将他横着抱起来,艾伦的头刚好靠在利威尔的胸口前,对方的体温不断传进艾伦的身体里,这样艾伦清醒了许多,看着利威尔的侧脸,光线照在了他的脸上,泛出一遍黄色,模糊了他的表情。艾伦看不清,那认真的面容。
嗅着对方的味道艾伦再次闭上了眼睛。

留下一句"别乱动。"然后利威尔就将冰敷在了艾伦的额头上后,便出去附近的药店买药了。
艾伦做了一个短暂梦。

这个梦结束的时候艾伦还没醒,利威尔已经买好药回来了,进到卧室看见艾伦睡的那么沉便坐到他的床边,入迷一样的看着他。

此时的艾伦卷缩着藏在被窝中,下午的阳光很柔和,透过窗子的折射暖暖的碎在了地板上,整个房间充满了色彩,细微的灰尘也漂浮在被照亮了的空气之中。艾伦动了动身体,醒来的时候微微抬起了埋在枕头边的脑袋,利威尔松开了轻握的手。"你醒了啊,我去给你准备药。"
似乎睡了很久。艾伦将身体靠在墙边等待利威尔拿药过来。
吃过药后艾伦没有睡过去,反而觉得身体好了许多,利威尔一直坐在床边。
手机的屏幕光将利威尔的脸保禳了起来,他正在低头看手机,按键的声音嘀嘀嗒嗒的响,游戏的音乐声也响了起来。
这个游戏的声音好熟悉。
———GAME OVER

声音从手机的喇叭中传出来。"输了啊。"利威尔叹了一口气,"艾伦你有没有觉得好一点了?""头没那么痛了。"艾伦偷瞄了一下利威尔的手机屏幕,游戏是自己玩了上万次的那个游戏,果然啊,声音那么的熟悉。"好好休息,我会一直在这里的。"游戏机声音再次响起。

地板上阳光的碎片开始变的依稀不清,染上了红红的颜料。
对方仍在玩游戏。艾伦移动了下身体,将头埋在了利威尔的肩膀处。手指瞬间停止移动,不久后游戏画面弹出了"GAME OVER"的字样,艾伦的呼吸近在耳边。

手机屏幕上不断出现的GAME OVER,不管怎么样,我都过不了你的那一关啊。


周末。
第二天。

放在床边的手机闪了一闪,屏幕就暗了下去,艾伦从洗手间走了回来,拿起手机,打开收信箱:来自利威尔:病好多了吗?
艾伦在回复栏上打了"好多了。"又删除掉,反反复复的几遍后,最新的一条"已经没事了,差不多就要期末考了吧,能过来帮忙补习一下?"然后按下送信键。没过多久,手机闪了一下,利威尔回复到:可以啊,等我吃了晚饭后就过来。
晚上七点钟左右,利威尔果然带着课本和练习册过来了。艾伦将他带到客厅的桌子上,然后倒了两杯柠檬水。
补习进行的很顺利。除去作业外,另外一些练习也完成了。躺在地板上的艾伦感到由累而生的困意,"感觉累的话,就休息一下,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不用那么赶的。""学习真累。""想不挂科更累。"
过了一会利威尔俯下身体,用手摸了摸艾伦的额头,"真的没烫了啊。"之后手就一直停在那里没有动过,陷入了沉默。

"艾伦…"
"呐,利威尔。"
"嗯?"
"我……"
"嗯?"
"没什么事了。"

利威尔动了动指尖,顺着艾伦的头发往下轻抚,掠过耳边。

果然,还是不能说出来。
因为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而且,那些感情……
还没有被自己好好的确认。
已经不能看清以前是自己了。
好想,亲吻他。

艾伦微红的脸看着利威尔。
好想,待在他身边。

窗外的繁星挂满了天空,在黑夜中,发出自己独有的光。
两个人的相遇很特别,如果不是因为邻居的关系,也许不会交织。在不太适当的时候,让我遇见了最美好的你。
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全世界。





END.

【利艾】【Rain】【章2.追逐游戏】

Rain
文/SK





章2.chase game

利威尔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艾伦的身影,只能继续前进。
小跑经过的建筑物看上去有一段历史了,墙壁外围原来的颜色因该是白色,现在的颜色是带点黄色了,还要一些污迹,即使经过不断的雨水的冲洗,也刷不回它原来的白色。
这里也有一些住房,但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也是黑乎乎的一片。

月光只能帮你照亮走道。
让你找到离开的路。
但无边无际的高楼,阻挡着你的视线,根本不知道还要走多久。
或许不能离开了。

利威尔往里面看了一下,身体一个激灵,不禁打了个寒噤。
前面尽头的一副高高的墙壁。
这时候利威尔听到墙壁那方发出一些东西被推倒的声音。
利威尔停下了脚步,前面的高墙根本不可能通过,只能从刚刚经过的那条长楼梯。利威尔折返回长楼梯那里,有一个铁门挡着去路,利威尔摇了几摇也不行,可惜被上锁了。
"那些怪物能把门撞开么。"
这么说着后利威尔又摇了几下。

铁门发出"锵锵"的声音。
附近的怪物听到声音后,误以为那边有什么动静,朝着利威尔那边跑去了。利威尔身后的房子看上去像咖啡馆,外面还有敞开的遮阳伞和桌椅,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一些杯子,唯一缺少的就是咖啡的香气了。雨水随着遮阳伞的伞边流下来滴到地上,集聚起的水洼,每当一滴水滑过伞面往下流就会泛起涟漪。
利威尔站到遮阳伞的下面。果然不出所料,铁门轻易的就被怪物撞开了,中间陷下去倒在了右方。怪物先是往右边寻找,然后来到了左边。利威尔一点一点的往长楼梯靠去,趁着怪物执着于声音往楼梯上跑去了。
上面因该是阁楼,在右边有一条宽为两人的通道,由混合的水泥建造成,是通向巨大墙壁的另一边。站在这里比一些地方高出一截,能看清一些处在下放的街道和房子。


•••
艾伦越过货架后就往前方跑,尽头是一家咖啡馆。他跑了进去,走上了里面的木质楼梯,在第三个转弯位有一个窗户,艾伦用力打开了被锁的窗,钻过窗户,先是跳到下面往上堆放的木箱,然后下到地面,正好对面有一只怪物,听到声音往艾伦这边扭头,发现了他就立即朝他扑来,艾伦赶紧绕了木箱一圈来到它的后面然后把木箱推倒,转身就往前方转弯处奔跑。
后面的怪物依然追着他。


•••
利威尔走过狭窄的通道时看见艾伦在他下放的街道往前方跑,停停歇歇,好像跑的很辛苦。利威尔赶紧走过通道下了阶梯,往回跑。
当来到那里的时候,艾伦已经不见了。
利威尔走进在红白条纹的雨棚里面,看着外面的怪物在俳佪。利威尔又往前方深蓝色雨棚跑去。
过了一会,利威尔穿过铁路来到了透明色的雨棚下,前方停着一辆载着木条的火车。往前面看去因该是一条商业街,上方交错的电缆像蜘蛛网一般固定着。但是距离挺长,这就意味着由一段时间要暴露在外面了。
"没办法了。"利威尔想着,就往那里跑去,踩在水里的声音"嗒嗒嗒嗒"怪物立刻就发现了他,转弯向利威尔追去。
但利威尔快一步来到了商业街,地面上满是报纸,都被水给湿透了,有一些已经字体已经褪色。

本来以为看不见就安全了。
但是淋了雨过来,会留下脚印。

不过还好怪物看见脚印也没多大的反映。

穿过商业街后,左边有一个木板搭成的围墙,就在那里有一个缺口,但是被两只怪物挡住了去路。利威尔也很聪明的想到利用快跑路过大滩积水制造声音吸引怪物过去,路就通了。
盖过雨的声音,怪物被吸引了过去。

前面是一堆木板,利威尔爬上木板,走在由木搭制的路,然后快速的跳上前面的木条堆,再下来。
就在这时候,利威尔看见了艾伦,他正在翻越红砖的墙壁。
利威尔跑到附近的阁楼下,走到离红砖墙壁很近的一个雨棚。转角就是一些废弃的铁堆和木箱,借着这些就可以翻过红砖墙壁了。
在这前面,又再一次遇到艾伦,但是艾伦在上面并没有发现利威尔。利威尔只能看着艾伦在自己眼前走上楼梯。
出现在利威尔眼前的并不只有艾伦,还有半缺的月亮,仿佛指引着我们一般,照亮着阶梯。
然后艾伦披着月亮的冷光消失了。

但利威尔能感觉到,艾伦就在附近,他的气息,还没被雨淹没。





章2.追逐游戏(完)

-Fin-

【利艾】【Rain】【章1.雨的世界】

Rain
文/SK





章1.The rain of the world

自从马戏团那次之后,利威尔也没有再见过艾伦。

这几天的天空阴沉沉的,乌黑的云层一朵接着一朵,不见光,整座城市都沉浸在雾里,像飘浮在空中的城市。闷心的感觉更是烦人,再加上温度的降低,让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天气更是加上了砒霜。

利威尔准备出门买点食物维持一下,家里没有多余的衣物,只能穿着稍微薄的衬衫,披上一件布质的外套,拿了一把伞便踏进了外面朦胧的世界。

路边窗户玻璃都蒙上了一层水珠,看不清外面复杂的世界。天气毁掉了许多人外出的心情,街上行人不多,稀稀疏疏的,都是有事赶路的人。

利威尔脚步很慢。一滴水滴就这么跌在了他暴露在空气里面的皮肤上,往下流去。逐渐的,水滴变得又细又长,嘀嘀嗒嗒的声音让利威尔开心了许多,这座城市终于下雨了啊。
雾有点大,但雨水下落的形态还是看得清,差不多凝结的空气开始融化变得潮湿起来,让人觉得带有一点清新。

利威尔并没有立刻撑开伞,在雨中的城市还是很漂亮的。
淅淅沥沥的雨打湿了外面的路,街边的窗户,路上没有伞的行人,清澈的河水,发出清脆的响声。

雨开始越下越大,利威尔最终打开了伞,路上踏水的脚步声特别动听。

前面是一个转角处,就在即将转弯的时候,利威尔听见了一些声音,他看了看周围,没人停下脚步。
响声仍然没有停止,利威尔顿了顿,仔细去倾听。
那是雨天在路上奔跑,却时不时踩到水洼,水花溅起到旁边建筑的声音。

利威尔站在原地不动继续听着,行人远去。

声音稍微大了点,但也比之前杂乱了。利威尔皱了皱眉,想到了些什么。

不,不止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人。她们在干什么呢?为什么要在雨中奔跑?

疑问就像正在下着的雨,越积越多,带着寒气,敲打着利威尔的神经,使他感到莫大的兴趣。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接下来看到的,令利威尔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一个在雨中奔跑的孩子,那孩子的脸就是他所见过的艾伦,后面正在追赶他的是一只外型像狗一样的怪物,让利威尔最不敢相信的是,他们的整个身体都是透明如水般。
孩子看到了利威尔,也只是一眼,很快他就往前方的巷子里跑去了,怪物还在后面穷追不舍。
利威尔想救艾伦,也出于好奇心,跟上去了。

巷子异常的黑,即使没有阳光的照射,可现在还是白天,理应有些光线,而且墙边没有照明壁灯,使坐落在城市的一条普通巷子平添了几分怪异。
利威尔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快步跟上去,躲躲跑跑。他第一次觉得巷子是如此的长,好像没有尽头,只能一直走一直走,孤独的在里面徘徊。

像是过了很久,终于到了尽头,那里有一扇门,敞开的铜质大门,上面还有一些雕文和花,和现在的年代完全不相符,它对面的那个世界也在下着雨,和这边下的雨一模一样。

艾伦跑进去了,追着他的怪物也进去了。利威尔站在门外,看着他们渐远糢糊的背影,想:要进去么,还是在这里等着。他握紧了伞柄,然后把伞放在门外,一下子的时间雨水就将利威尔淋了个够,水珠不断沿着发尖往下滑落,湿透的衣物紧贴着皮肤,发出阵阵的凉意,不禁打了个啰嗦。
天空响起几声雷响,这边的雨下得更大了,可是在对面,依然这么安静的下着。

利威尔小跑着进去了,在穿过门的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他停下来看着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还有其余的部位,都变成无色的水。他猛的转过身去,发现刚刚那扇大门已经不存在了。
利威尔冷静下来,四处张望,这是一个很安静的世界,连下雨都这么安静,只能听见雨水滴落到建筑物或者水洼的嘀嘀嗒嗒声。天灰蒙蒙的没有雾,云层挡着冷色的光,因该还是夜晚。

前方突然发出的声响引起了利威尔的注意,他顺着声音望过去,是刚刚那只怪物,在它的上方有一个货架,正好挡着它,艾伦就站在上面,他看了看下面的怪物,转身翻了墙去了对面,继续跑。怪物仍在下面徘徊,似乎没有发觉它在追赶的那名男孩已经跑远了。利威尔放轻脚步跟过去,因为前面还有一些堆放在地上的货物作为掩体,没有被发现,左边是屋檐,利威尔躲进去了。

在屋檐低下,身体是完全的隐形了,只能看到脚印。
没有被雨淋到,也意味着没有身体。

雨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命体。

利威尔借着这样的优势,在地上捡起了一件小物品,朝后方扔去,怪物听到声响后立即的跑了过去,就趁着这样的时间差,利威尔离开了屋檐,绕过掩体,爬上了货架,翻过高墙,过去对面了。

视线在这里往上移动,这是一座很大的城市。房子的结构没多少差异,街道的穿插很有意思。一切都像原来的世界般,只是缺少了热闹。

利威尔没有想太多,继续往前走,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找到艾伦。
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找到艾伦。





章1.雨的世界 (完)

-Fin-


-----------------------------------------------
Tip:这不是穿越噢!

虽然我没有绑定画手,但是还是艾特了一名画手和我一起玩这个答卷。我们两个都是没吃药萌萌哒!

【利艾】 【Rain】

Rain
【From:SK】
*轻微的OOC不可避免
*请务必看到最后一行






-01-

早晨的阳光很充沛,城镇上已经充满了吵杂声,熙熙攘攘的声音透过空气传播到了一家别墅里面。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艾伦还没起床,睡在一张大床上,显得娇小,像一个洋式娃娃。
父亲在楼下客厅看着今天送来的报纸,母亲频繁的转动着电视看寻找好看的节目。
父亲看了下手表,发现已经到了中午,也没见艾伦有起床的现象,所以命令仆人去把他叫醒,因为今天有要事。

仆人敲了下门:"少爷我进来了。"推开门后,轻轻的走到床边,叫醒艾伦。
艾伦从被窝里伸出白而嫩的小手揉了揉眼睛,张张合合的嘴巴说着早安,将身体转到另一侧,然后用撑起身体。仆人随后倒了被水递给了艾伦,喝完穿上拖鞋把被子叠好了后才往洗刷间走去。

换好衣服,艾伦简单的吃了些清淡的东西,父亲在一旁唠叨着:"今天要去医院,你的药吃完了,去看看你的病好了多少。放心,肯定会好的。"艾伦咳嗽了几声:"嗯,到时候我要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满街跑!"话刚说完又咳嗽了几声,虽然带病在身上,面色有些许苍白但看上去还是蛮精神的。

有在好好支撑呢。

艾伦擦了擦嘴角,父亲便带着他出门了。离开的时候嘱咐了仆人一句:"我们很快回来,不用担心。你就收拾一下吧。"

坐上自家的车后,叫了师傅开快一点。艾伦坐在窗边,拉着爸爸的手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




-03-

利威尔伸了下懒腰,向大街走去。他看着手里的钱,再看看对面的餐厅摆出来的"推荐食物",皱起了眉。"啧,钱好像还不够啊。"
过了马路后,利威尔来到了餐厅的正门口,在"推荐食物"的旁边用较小的字体写着"今日特价"。
站在利威尔旁边的一名小伙伴指着牌子先说了话:"特价的这些我们刚刚好吃得起啊!"
利威尔没有理会他:"走吧,还是别吃了,几个人的钱才够吃一样东西。"随后转身离开,准备跨出一步的时候,一辆汽车从他的面前开过,利威尔看到一个有着翠绿瞳孔的男孩和他对上了视线,虽然只有一瞬间。
小伙伴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怎么了你,看什么看的入神了啊?" 利威尔仍然看着那那辆车驶向地方的:"没,刚刚你看见那辆车了吗?" "啊?什么车?" "红色的从我面前开过的那辆。" "喔,你说那辆啊,是一家有钱人的车子,听说他儿子患病了好久了看了许多医生,估计这是去看医生吧。"
利威尔听完后也没多说什么:"走吧。"





-02-

在那之后过了几个星期。有一个著名的马戏团来到这个城镇表演,周围都贴上了宣传的海报。

"嘿!听说了吗,"其中一位小伙伴很开心,"有一个马戏团要来这里演出啊!或许我们可以去看看,钱也够买最便宜的票!" 利威尔挨在墙上,双手绕在胸前:"所以说你想去看?"
"很难得的啊!"
"好吧。"


一个星期后,今天晚上是马戏团的演出,在表演场地附近都挂满了彩带,还有小丑在派五颜六色的气球,小孩子们的欢乐声从城镇上传了开来。售票的地方排满了人。利威尔他们排在很前面,要了两张最便宜的票便走到一边排队等待。
利威尔从买到票后就一直心神不定,黑色的眼睛眯起一条长线,警惕的看着周围,貌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进场啦!你在看什么啊,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
"让我看看啊,我们的位置是在左边的这里上去最后一排第八和第九个座位。"


坐下来后,后面还有许多观众入座,利威尔一直看着入口那里,一位穿着长大衣的男人和穿着裙子的女人拉着他们的儿子吸引了利威尔的注意,那孩子正是他那天所看到拥有翠绿瞳的那位孩子。不过孩子没有注意到他,一直跟着父亲母亲去寻找位置,利威尔的视线一直跟着他们看到了对面。
艾伦坐下位置后,接过了母亲给的药片拌着水吞下去了。

不断有人挡住了利威尔的视线但是那视线一直没离开过他。

艾伦和家人聊了几句后就没再说过话了,这时候才看到对面的利威尔,他笑着朝利威尔挥了挥手。



马戏团表演结束后,利威尔每天都在那个路口等着那辆车经过,但是却没有再见过。




-Fin-

---------------------------------------
大家好,我是SK!(介绍有个屁用,反正也没人认识我,算了(ノω` )…)

嗯,这个只是序……还没完结啦,不过我也不打算写很长的…大概四五章的节奏?(谁知道呢说不定写着写着就过了)每一章长短不一(不是我肤浅你们啊!真的!)
序的这个东西呢,和名字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我直接进入正文的话觉得你们会看不懂,看不懂也没有理由会看下去了吧(即使我写了也没几个人看的是吧orz我知道的你们不用安慰我இ௰இ让我先哭一哭)

十年后。

我又回来了,嘛说到哪里?啊!是的,不写这个序也许会觉得不懂,也就是说序这个内容是补充正文之前的事情。
正文我可能会发生文笔变的粗糙的情况(你一直很粗糙说这个有毛用?)不过我会尽量保持的,谁也不知道过程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怕个万一…(渣没万一ʕ ・ꇵ͒・ʔ)

*这个脑洞是来自某个游戏的。

po主很喜欢玩游戏,可惜家里没钱买ps4和xbox(卧槽!他喵的走题了!)

回归正题,整个文的结构可能比较抽象?妈蛋我也不造啊!(感觉自己萌萌哒!)好吧,我承认我造的,就是有点抽象的感觉,其中会出现打斗场景(当然是很低级的打斗了啊哈哈哈哈你以为有多高级,拿着一支神器然后各种Buff拯救世界吗,去你麻痹的!老子不会写出这么逗比的东西!)

还有就是,对我的文有什么建议绝对要提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不说啊!我不是你肚里面的那条虫子我!不!会!知!道!说出来我会去认真改正,嫌我废话多我以后就少说话,嫌我文笔不好你就要每篇都看啊,看我有没有在进步,等等的。虽然我是有点玻璃心,但是我摔地上也不会碎,因为我已经用502把它给粘紧了,外面还加了几层保护纸(就是啪啪啪的那个透明玩意)想歪了自重!如果你能写文评就更棒了!评我差也好什么都好没关系!要来就来的猛烈一些啊!


大概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如果突然想起什么会在下一章继续说来着。
那么我祝大家(大家个屌啊!只有po自己看的吧)食用愉快(・ω<)☆

最后不卖个萌怎么能行,大概可以提高好感度?不会觉得烦吧orz

有人看到这里了吗?如果有真的谢谢你们。

利艾

《雨滴》
【From:SK】

>>>
这是一个失忆paro(已经是老梗了吧)还是那句话,有点OOC,能接受的请继续看下去吧( ´ ▽ ` )ノ





连续几个星期的雨天气,让城市看起来像个病人一样。
乌云密布的天空似乎被施了魔法将嘀嘀嗒嗒的声音全都聚集在了这个地方里面。


雨滴打着窗户,发出"嗒嗒"的声响。风从半掩着的窗户里吹了进来,绿色的帘布随即扬起,原本蓬勃朝气的窗帘现在看起来竟带有一丝的惨意。屋子里面没有开灯,暗暗的一篇漆黑。
随着"卡嚓"一声的响起,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位穿着体面的男人。他先是走到窗户把那一点缝隙也关闭了,窗帘突然子没有了风的动力也没有动了静静的垂了下来,然后他来到了类似是办公的桌子,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翻开了放在桌子上面的其中一本书,那本书面已经铺了一点灰尘,男人用纤细而洁白的手拧起一角翻开了,被翻开的书页泛着黄色,看上去是年代久远的书,但被主人保存的很好。

书虽然被男人翻了好几页,但是他却无心赏阅。
最近脑子里想着的全部都是那位叫艾伦•耶格尔的男孩。



***
几个月前男人在这个城市里遇到了那位小男孩,当时他正在被一些贫民区的流氓欺负着。男人没有想太多便救了他。
男孩捡起被扔地上的背包,拍了几拍后,连忙转过身去向道谢,却没有说出任何话来,他眼睛睁的极大:"利……利威尔?原来你在这里啊,我就是来找你的啊,出去外面这么久没回来过,也没有一封信我担心你……所以就瞒着其他人独资来找你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然而面对男孩热情的态度男人却用冷冷的语言去回应:"你怎么知道我叫利威尔的?查过我的资料么,你是谁?"
男孩明显受到了打击:"是我啊,我是艾伦啊,艾伦•耶格尔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不认识你。"

"以前你说你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才来到城市的啊,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啊。"

"我从小就出生在城市里。"

"什……么啊……"艾伦无力的坐在了地面上。

"只能说你认识的那个利威尔和我是同名的。"利威尔看了看坐在地上的低着头的艾伦,竟然有一点的熟悉感,好像是以前在哪里见过,没办法只能安慰一下他:"去另外一个地方找找吧,可能他还活着。"

"不……"艾伦摇了摇头,"不可能,你就是利威尔,你就是利威尔!"

利威尔叹了口气,伸出了手:"你还是先起来吧,别坐地上了。"

艾伦看了看眼前一模一样的脸和相仿的说法语气,但是不再是他的利威尔了。



****
书继续被翻了几页,用手托着头的利威尔依然没什么心情看。
听艾伦这么说,也许自己以前真的认识他。
利威尔依稀记得他以前出过车祸,在医院躺在好几个月后终于醒了,但觉得脑子里空空的,好像不见了什么重要的记忆一样。然后就一直生活着到了现在。


重要的东西总是会很容易遗忘。


他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下窗外的雨景。
也许出去走走心情会好一些吧。

有了这种想法的利威尔穿上了外套,随手拿起了一把伞就出门了。刚出了门没走多久便看见了艾伦站在对面,他也在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撑着伞走了过去,艾伦看见他朝自己走过来后眼睛明显垂了下去,但是这次他重新抬起来了。

"你怎么还没离开?"
"我……"
"我出过车祸,也许有可能失忆了,已经记不起你来了,连你的样子都,或许我真的喜欢你,但是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你还是好好的自己一个人生活吧,虽然有点自私了但你也不可能一直等我等下去吧。"
"我知道,我迟一点会离开的,如果你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我也不会强迫你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利威尔了,但是你不一样,你要找到你爱的女孩子然后成为她的骑士,明白吗艾伦。"



外面的雨仍然下着,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或许记忆就想雨一样,一直在下,但是旧的雨滴会被新的雨滴所覆盖,最终沉甸甸的压在你的脑海里,找不到了,所以就会被你遗忘了。





***
看着渐行渐远的背景,原来被手拿着的伞倒在了身旁,溅起一些水花,雨打击着利威尔每一寸肌肤,流在了他的脸上,衣服上。
一行痕迹在眼角边出现了。
利威尔伸出手擦了擦还留在脸上的条痕迹:"泪水吗?我竟然哭了啊。"


是泪水,还是雨水呢?
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重要的人已经离开了啊。




END.

利艾日快乐!

《游乐园》
【From:SK】

*甜甜的砂糖
*OOC雷慎入
*温柔的利威尔哟!





暑假。
八月十一日。

清晨第一缕阳光将天空上弥漫的雾霭照得散开了,云层依稀的随处飘荡,城市的面貌渐渐清晰了,街道的叫卖声是早上出现的第一把声音。建筑物脱去黑色的影衣,露出它本来的皮肤。整座城市在慢慢的醒来。

感到卧室变光亮了利威尔拉了拉被子转动着身体又睡过去了。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被摆放在床头的闹钟发出了声响,重新被吵醒的利威尔无奈的伸出手来在床头乱摸一番,不慎手碰到闹钟"哐"的一声跌倒在地板上,只能从床上爬起来弯下腰去捡地板上的闹钟。"卡嚓"一声闹钟停止了响声,倒在床上的他抬起手上的闹钟看了一下,再扭过头去看向摆放在书桌上的日历,日历被翻到了8月这个版面,11日被鲜艳的红色水彩笔圈了起来,一个箭头指向下面写在备注区域的字"和艾伦去游乐场。"
利威尔用手挠了挠乱哄哄的头发,想起前几天和艾伦约好了去新开放的游乐场玩,才赤着脚走向洗手间。
简单的洗刷后回到卧室,直接走到了衣柜前打开了衣柜门,看着满满的衣服利威尔露出无奈的表情:"真麻烦啊。"毕竟是第一次和艾伦外出,总不能随便打扮的吧,或者再怎么说这因该是算第一次"约会"。


熟睡的艾伦时不时说着梦话,太阳已经将被子的一半渲染成黄色了。放在枕头旁边手机在这时候持续的响了几声,屏幕亮度维持了一些时间然后暗下去了。连续的声响硬生生的把艾伦从梦境中拉回现实,脑袋反抗性的在枕头处蹭了几下,最后还是醒了。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刚刚的电话,是利威尔打过来的。"我还调好了闹钟几分钟后就响了也不用你这么准时的叫醒我吧,真是的。"对着手机嘟起了嘴自己唠叨了几句,今天是和利威尔第一次约会呢,想着想着他用手把垂到脸上的褐色发丝别在了耳朵上穿上拖鞋往外走。
洗刷完后艾伦走到窗户把窗帘拉开,刺眼的光让他眯着眼睛,今天的太阳也很活力呢。
手机再次响起,来信人是利威尔「10:16:37」:我在楼下等你,早餐给你买了啊。

艾伦急忙穿上衣服和鞋子,锁好门就往楼下跑去。楼下的花坛里种的花盛开的很漂亮,已经是夏天了但是爬墙的绿藤还带着丝丝缕缕的春意,花香就像远处高楼上寂寥的歌声似的。利威尔站在转角处的那棵大榕树下等待着艾伦,斑斓的阳光参差的落在地上拼出一幅美丽的图画。"来了啊,慢死了。""我说,"艾伦用还在喘气的嘴巴逼出一些词语,晶莹的汗水从褐色发际边慢慢流出来,划过脸颊,"用得着这么早吗。""因为是新开的会很多人啊不早点怎么可以,来,拿着早餐,在电车上吃就好了。"
边走边聊的他们很快来到了电车站台等待电车的进站,站台很多人,有带着孩子的父母,有同学朋友一起谈笑的,也有情侣。
电车进站后,利威尔和艾伦被逼到对面的角落里。艾伦的手搭在了利威尔的肩膀上,抱怨的说:"是谁说早餐可以在电车里吃的!""啧啧。"之后的每一个站虽然有人下车但是上车的人更多,看来都是去游乐场的了。
因为晚睡的缘故,站了没几个站的艾伦明显累了,放在利威尔肩膀上的手也向下滑了一点,"困了?""嗯,昨天晚睡了。""靠在我肩膀上睡一会吧,到了叫你,早餐给我拿。"艾伦点了点头,把手上的早餐给了利威尔拿然后弯了弯腰将脑袋靠在了利威尔的肩膀上,利威尔的左手轻轻挽着艾伦的腰,呼出的气有些进入了利威尔的耳朵,觉得痒痒的。
离目的地还有一个站的时候,利威尔轻呼着艾伦,这时候的艾伦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下车后走了没多远路就到游乐园门口了,利威尔先去排队买票,艾伦则坐在一边吃已经冷下来的早餐。

游乐场门口的旁的卡通熊手里拿着彩色的气球,随风飘扬。
进入到游乐场里面,五彩缤纷,随处跑动淘气可爱的孩子们,冰淇淋的味道,爆米花的色彩,木马的旋转,挥着翅膀的天使……长大以后的艾伦第一次来游乐场,以前他记得妈妈和爸爸在他生日的时候带他来过,还照了一张照片,现在那张照片被他摆放在最显眼的门口桌子上的位置,但是没过多久那家游乐场就面临拆迁,现在倒闭了。再次踏进游戏场的他这次身边不再是爸爸和妈妈了,但是仍有那么一点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子。
"要买冰淇淋吃吗?""嗯。""你要什么口味的?""和你一样的口味。""那好吧,在这里等我。"艾伦走向停在园中的冰淇淋车子,这辆车特别的童真,车头是巨大冰淇淋,车身满满是孩子欢笑的表情。买完了冰淇淋后艾伦和利威尔便开始他们的"童真之旅"了。一个上午下来他们几乎玩遍了游乐场内所以设施,也去了场内的水族馆,最后他们来到了摩天轮处。
夏日的午后,阳光收敛了一些,穿过树梢,在街道上撒满了大大小小的光点,蝉懒洋洋的趴在树杆上,晒着日光浴,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

再过不久,太阳就会下山了,排队的时候艾伦说晚霞出来的时候去坐摩天轮最好不过,所以他们将摩天轮放在了最后。

摩天轮的每一个盒子都装满了幸福,当我们仰望摩天轮的时候,就是在仰望幸福。

正好当利威尔与艾伦进入摩天轮盒子的时候,天边露出了晚霞,红红的渲染着每一个人。

慢慢升高,似乎看到了天空的颜色, 沉浸在喧闹是城市中,凌驾在万千灯火之上,俯视着世界,觉得全世界都是自己的。

一个关于摩天轮的传说,
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
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
如果与恋人亲吻,
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呐,利威尔,你相信这个传说吗?""摩天轮的那么传说?呃,大概相信吧。相信和不相信没什么区别。""有区别的。""嗯?"艾伦用口型回答到:"这样我就可以轻吻你了。""你在说什么?""没什么。"

摩天轮,只是单纯喜欢这三个字而已啊,因为天使在摩天轮上,能找到幸福。

"艾伦把头靠过来我这里。""啊?嗯。"艾伦感到身体一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头滑进口腔中,贪婪的吸取这他的气息,用力的扫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因为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
如果与恋人亲吻,
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艾伦闭上眼睛,渐渐迎合着。

幸福有多高,摩天轮就有多高。
我对你的爱就像摩天轮一样,兜兜转转永不停息。




END.

黄少天生日快乐!

叶黄

【From:SK】
*OOC有!!
*接受不了的慎入!
*很短





外面淅沥的还下着毛毛雨,玻璃上附着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
但是天空却不见放晴,乌黑的沉重感直压你心脏。

"这都是第几天了,还不停啊,这天空是吃了泻药吗。"叶修用手夹着烟往灰缸里抖了抖,厌恶的语言伴随着吐出的烟雾给说了出来。
"叶修你哪去了啊!给老子滚出来滚出来滚出来!让本剑圣去找你啊胆子真大!你大爷的来有本事躲没本事出来啊!出来pkpkpkpk!"黄少天刚睡醒从床上下来,发现叶修不见了。
叶修推开门:"吵死了,你能安静一下不?"
"你才吵,我问你,感冒药放哪去了!"
"外面的桌子啊。"叶修再吸一口烟,"我一会出去一下自己看着办。"
"艹!不管我死活了吗!心脏心脏心脏,要不是本剑圣感冒了你得死,叶不修你给我等着,我好了看我秒死你!"

嚷了一会,黄少天的头又开始痛了,只好再回到床上睡觉。
这几天的天气时而好时而坏的,反差太大一不小心就生病了,那天还是晚上,烧的厉害叶修连夜背着他去看急诊,感冒了几天吃了药也好了点。

在卧室外面站了一会,等待黄少天熟睡后,叶修才慢慢的走过去关了风扇:"感冒了还开风扇想死。"走到床头帮黄少天盖好了被子,低下头在他微红的脸颊上亲了口,然后披上外套拿了一把伞出门了。


天空响起了轰轰几声,原本快停的毛毛雨逐渐变大变密集,狠狠的跌在地面上。


黄少天的脑袋动了几下,将脸埋到了枕头,外面仍然响着雷声,下着滂沱大雨。硬生生被吵醒了终于还是睡不着。睁开的瞬间,房间是黑的,再次睁开眼,房间还是黑的,连小台灯都被关上了。
这次黄少天意外的没说话,披了件外套就走出了卧室,倒了两杯水在客厅里坐着。

"咔嚓"的开门声后,叶修先是把伞拿去厕所放着,回来后看见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喝着水等他。"这个时候不是因该来一波又一波的文字泡攻击吗?"这么想着的叶修也是疑惑着:"怎么?没心情?"
"你才没心情,我心情特好呢你看不出来!"
"呵,担心哥?"
"谁担心你了?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去哪里了,这么久不见人还以为被人集火死了。"
"还说不是在担心哥?"
"滚滚滚!"

叶修将蛋糕放在桌子上:"去买蛋糕了,你看啊我身都湿透了。"
"咳嗽了怎么吃蛋糕?没脑子啊,其实是你故意的吧就你自己想吃专门买来诱惑我,好你个叶不修,老子今晚跟……唔……"

叶修没等黄少天说完低下头用嘴唇堵住了剩下的那些语句。

在分离之际,叶修呼出着热气对黄少天说:"生日快乐,少天。"




END.